【躺着赚钱】第一章

【躺着赚钱】第一章
热门推荐

“报告!龙排!我们的主要任务是严守国界,保卫边疆!同一切侵略,挑衅行为作斗争!”某边境特种作战部队,些许士兵正响亮的喊着口号。

他们口中的龙排?名龙震南,现年24岁,却已经在萧条的边境上整整服役了6个年头,18岁入伍的他,立功无数次,至今一身的伤痕……

作为一名常年驻守边关的战士,休息时间是很少的。今夜与往常一样的寂静,龙震南带着几名战士。在关卡巡逻着。

这时一名军衔一拐的新兵跑了出来。贼眉鼠眼的一脸笑呵呵的来到了龙震南身旁。轻声附耳道“龙排,那个你懂的,蕊蕊班长在里面等你,老地方”

这新兵名严广,被龙震南给了爆栗后,低声嘀咕道“哼,我就一传信的嘛,真是的,”

部队是禁止谈恋爱的,特别是龙震南所在的这支部队,没有番号,常年累月在边境缉毒,查走私。或许没有人知道这支队伍的存在。

这蕊蕊是龙震南的同年兵,名李蕊。不过没能考起军校授军官的军衔。

此时龙震南轻车熟路的越过了厨房的围墙。来到了后面的菜地。这里没有摄像头,因此也成了半夜他与李蕊这个女兵经常私会的地方。

随着打火机砰的一声响。火红的烟头格外的耀眼。龙震南深吸一口,从背后拍拍李蕊的肩膀“咋了,母老虎,找我有啥事?多久没有大半夜找我了”

或许是夜色的原因,龙震南看不大清李蕊的脸,令他诧异的是这一声“母老虎,”李蕊也没怎么样,按照平常,早就又掐又打了。

双方皆是沉默了许久,“阿南,我们分手吧,这么久了,我腻了,而你又什么都不能给我,那个新兵对我挺好的,家里又催我结婚了”李蕊还是率先开口道。

言罢,她看了面前的龙震南很久,她也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对她很好。

龙震南一指将烟头弹飞。一把将李蕊揽了过来带着一股浓浓的烟味在耳边轻声道“我知道他是个富二代,我没多少钱,当兵这么久一套房子钱都没有,所以我祝你幸福”

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,只留下原地呆呆的李蕊。

此时的龙震南心里五味陈杂,同时也憋着一股火。他不甘心,他对李蕊很好很好,从两人一起入伍至今。

这时,他的肩膀被拍了一下,这大半夜的,营区除了在外执勤的战友其余的都休息了差不多。龙震南的身手是毋庸置疑的,下意识的一个反擒拿。

“你这条臭龙,劳资都敢擒?”听得这声音?龙震南,立马立正敬礼“教导员好!”随即又嬉皮笑脸的“嘿嘿,四哥,谁叫你大半夜出来晃,不休息,我这还以为是不法分子闯入营区了呢?”

教导员名高四华。平时对龙震南很是喜爱。用他的话说,这条臭龙关键时候办事还可以。

“少跟老子嬉皮笑脸的,来我宿舍,我这有点好酒,顺便有事找你。还有啊,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刚刚干什么去了”

对于教导员,龙震南是从内心十分尊敬的。两瓶茅台,一碗猪蹄。看得这些,龙震南似乎都忘记刚刚才分手。

“四哥,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,啥事哇?”言罢,高四华开口道“老子需要给你拍马屁?正经点”

那夜,龙震南和教导员喝着酒聊着天,没人知道他们说什么。只知道第二天整个营区炸开了锅。

“什么鬼?龙排要退伍?阿南要转业?会不会是由于蕊蕊班长哇?”一时间议论纷纷。

而龙震南此时在教导员宿舍“四哥,我走了,你老照顾好自己,谢谢你这么多年的照顾。”

看着龙震南一本正经的样子。高四华立马大骂道“赶紧滚赶紧滚,看到你就烦,终于清净了”

刚到门口,龙震南转身一个回马枪。一张脸都快紧贴着高四华了,给后者吓了一跳“干嘛!”

“那个,那个,四哥啊,昨晚说好的,卡呢?”高四华此时拿出一张银行卡,将龙震南帽子取下放了进去,又给前者戴上。郑重的一个军礼“早点回来”

龙震南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营区。他不知道的是李蕊一直在窗户望着他的背影,流下了眼泪。

回到了熟悉的金元市,首先就听到邻居的消息“小南啊,你怎么才回来,你母亲生病了好像不行了,你不知道吗?”

听的这消息,龙震南立马就往医院赶去。在窗外看到卧在病床的母亲,和一旁垂头丧气的父亲,龙震南一股心酸涌上了心头。

“老龙啊,千万不要告诉小南啊,那孩子脾气不好,要是知道我得了癌症,可不得了”

龙震南母亲名邹悦。是一名普通的人民教师,父亲龙毅是当地出了名的酒鬼,赌鬼,即使如此龙震南在部队的每一分钱大部分给了家里。

这时他走进了病房,直接一手拽着父亲的衣领“龙毅,你看看你自己,你配当我父亲吗?阿?除了赌博和喝酒,你还会什么!要不是我妈善良,养着你个大男人,你早特么被要债的人打死了!”

龙毅此时被自己的儿子说的低下了头。听着母亲的咳嗽声,龙震南这才控制住了情绪

“小南别这么说你父亲了,他毕竟是你爹,你怎么回来看妈妈了?老龙啊,等会儿去办出院手续,手术不做了,医院也不住,太贵了,难得儿子回来,我得起床回家给儿子做顿好的”

听的这话,龙震南没能再忍住眼泪,满脸的泪水。如果他的战友或者毒贩看到了他这样?一个如此坚强的男人,军人,

龙震南此时想起了,临走时四哥给的一张银行卡。跑去了缴费的地方询问“你好先生,你母亲的病虽然是癌症晚期,不过做手术还是有活下来的可能”

龙震南刷光了四哥给的卡20w,手术费用要60w。他好说歹说去求院长。“院长你好,这20w就当押金,求求你让我母亲做手术,后面的钱我保证给你续上”

龙震南此时半夜一人走在街道上逛着。父亲在医院等着母亲手术。他突然觉得自己那么没用,在战场上他可以杀人不眨眼,他也第一次感到在经济上的无奈,或许李蕊离开自己是正确的

聲明:該頁面僅提供網絡熱門小說的推薦與文章預覽,本文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,拒絕盜版從我做起!

HOME by 彩票兵王 & 躺着赚钱 & 最强赚钱系统 & 逆天邪神